yabox-这场奖金24亿的电竞赛事倾注了无数中国玩家的热血青春。

可他们为了来现场看比赛,该请假的请假,该调休的调休,从全国各地来到上海观战,这其中的花费包括票原价三四倍的门票钱、长途的交通费、酒店住宿等费用,加起来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像是小发的发小 P 哥,他为了看决赛,和朋友花 14000 元买了两张决赛日的门票,从金华跑去上海看了比赛,总花费大概一万六,这还是因为浙江离上海比较近,路费花得比较少。

为什么这么多人对 DOTA 如此狂热?也许现在在中国 DOTA 确实是个 DEAD GAME ,玩家数量远远比不上 LOL ,但放在十年前,DOTA 在学生群体中的热度几乎可以和现在的王者荣耀媲美。

在中国,要知道一个游戏火不火,有一个非常容易的方法就是去网吧,看看哪个游戏在网吧里玩的人最多。

那时候很多的学生的课余生活都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 吃饭,睡觉,打 DOTA ”。

有的人为了打 DOTA 在网吧通宵,有的人为了学习一个英雄的打法能做上一整页笔记。

正是这样的热情,让工作后没法再像以前一样打 DOTA 的他们,让平时点个外卖都要思索半天的他们,毫不犹豫地来到了上海。

宿舍是当地警察局之前用的宿舍,有几十个中国人以及一些别的国家的学生一起在这住,远离了那个待了 18 年的县城后,我觉得我终于可以放肆玩游戏了。

于是凭着一点点 War3 基础,我在朋友 YC 、天哥的指导下开始打 War3 上的 DOTA ,当时的版本是 6.70 ,是那年平安夜更新的。

那时候 DOTA 风靡全国,中国队伍中的 LGD 和 Ehome 战队统治了中国 DOTA ,而中国 DOTA 当时则堪称世界无敌,比赛夺冠的不是 LGD( 老干爹 ) 就是 Ehome( 后母 ) ,因此那一年也被称为“ 爹妈大战 ”。

有一次在国外比赛,中国的 CD 战队拿下了冠军,结果赞助商卷钱跑路,奖金一分钱没拿到不说,队员们身无分文,在国外居然只能睡街头桥洞下。

那时候的我听着天哥眉飞色舞地给我讲述这些 DOTA 选手们过去在比赛中的经典战绩和故事的时候,我心中并没有多大的感触,毕竟这会儿我在 DOTA 里连电脑都打不过。

2011 年对于整个 DOTA 圈来说是非常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在这一年,王思聪出手,收购新科冠军 CCM 战队,从 LGD 战队挖走 4 人,组成了 iG.Y 和 iG.Z 战队。同时 V 社宣布将举办 DOTA2 第一届国际邀请赛,总奖金高达 160 万美元,冠军奖金更是高达 100 万美元。

这两件事情一个代表着中国电竞商业化的起步,另一个则代表着官方改善职业选手生活的开始。

即便只是第二名,EHOME 拿到的 25 万美元奖金也是整个 2010 年拿到的所有冠军奖金加起来的四倍,要知道 2010 年的 EHOME 可是拿了 10 个比赛冠军的。

那个时候的我回国去了武汉,和我发小以及他的室友一起在网吧开黑打 DOTA ,网吧里 80% 的人的桌面上都是 War3 界面的 DOTA 。

Ti1 之后,国内外战队对于 DOTA2 的重视程度直线上升,因为数额巨大的奖金,也因为 DOTA 未来的发展趋势。

iG 整合了俱乐部旗下两支战队,因为两个队伍在那年基本都没拿下什么成绩,对于投入了巨资的王思聪来说这显然是不能接受的。

整合后的队伍五名队员在各自的位置上都是顶尖水平,在 Ti2 上成功地击败了上届冠军 NaVi 战队,拿下了冠军,前七名有五支中国队,这样的成绩足以证明,不管是 War3 时代的 DOTA ,还是 DOTA2 ,中国都是最强的。

就好比是中国乒乓球无敌于世,中国 DOTA 也是一样,一直都是中国 DOTA VS 全世界,谈起 DOTA ,中国观众都有一种自豪感。

我熬夜到 4 点,可是撑不到比赛结束,我就睡着了,好在朦胧间,我看到了 iG 夺冠的画面,看到了那鲜红的国旗招展在比赛舞台之上。

清醒之后,我马上打电话给天哥,果然他也醒着,“最后一把阵容选出来我就知道 iG 要赢 ”他对我说。

整个 Ti3 完全就是曾经的冠军 NaVi 战队和新生的王者 Alliance 战队的表演,中国战队最好成绩是同福战队拿到的第四名,连全新人员配置,小组赛不败的 LGD 战队也无法帮助中国战队成绩更进一步。

印象最深的一幕,就是当中国最后希望同福战队已经被东南亚战队 Orange 带盾推上高地( 一般队伍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投降认输 )时,还在苦苦坚持,这时候连解说都忍不住哽咽了。

Ti3 可以说是奠定了 Ti 在电子竞技项目中奖金最高这一无可撼动的地位。

而这笔奖金,冠军 A 队拿走了 50%,也就是将近一千万人民币。这在电子竞技尚未成为风口的 2013 年,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天文数字。

由于 Ti3 的成绩不佳,国内的俱乐部进行了一场巨大的洗牌,Newbee、VG 战队在此后成立,这两个新战队在 Ti4 上以推进体系纵横无敌,并且最终将 Ti4 的决赛变成了“ 中国内战 ”,这一次中国战队又战胜了全世界,甚至连亚军都没有给别人留着。

决赛的前一天晚上,我和天哥他们一起去了一个乡村酒吧,喝掉了一个扎啤杯那么大的威士忌兑红牛。

可之后的 2015 年到 2019 年,五年时间,五届 Ti ,中国战队只拿到了一个冠军,平均成绩也大不如前。许多观众发现,许多原本如群星般璀璨闪耀的 ID ,没有再出现在参赛队伍的队员名单之中,电子竞技本来就是很吃反应与操作的游戏,随着年纪增长,那些老将们也纷纷退役了。

唯一的惊喜是 2016 年夏天,一支来自重庆,被称作“ 网吧队 ”的中国战队 Wings 横空出世,这个队伍里没有任何一个“ 明星选手 ”的草根队伍,居然在打进了 Ti 正赛。

当时的 Wings 战队虽然被看作是一匹黑马,可是谁也没觉得他们有夺冠的实力。

可最后 Wings 力克欧美战队,拿下了 Ti6 的冠军,“ 护国神翼 ”的欢呼响彻了西雅图钥匙球馆。

还有人发现,要不是 Wings ,中国队在这次比赛最好的成绩恐怕只能止步第 5 了,比 Ti3 时还要差。

Ti7 中国战队 Newbee 被从败者组一穿六杀上来的欧洲战队 Team Liquid 打了个干脆利落的 3 比 0 ,在 Ti 决赛的历史上也只有这么一次横扫。

Ti8 决赛,众望所归的 LGD 战队在胜者组决赛遇到了 Ti8 前刚刚因为被挖人而重组的 OG 战队,被打入败者组,随后战胜 EG ,来到总决赛的舞台再次面对 OG 战队,却没有把握赛点优势,最终以 3 比 2 的比分输给了 OG 。

当时最后一盘打完,我也熬夜到了早上 10 点多,本来应该很困的我却完全睡不着。

今年它又成了中国观众的“速效救心丸”,我的截图时间是 2019 年 8 月 30 日,观看人数 254 。

今年,Ti 第一次在中国举办,终于不用倒时差看比赛的我,在决赛日 10 点就起床了( 周末我都是睡到下午的 ),可被称为“ 全村最后的希望 ”的 LGD 战队却止步第三。

在这失去冠军的几年时间里,中国 DOTA 观众的情绪也变得越来越消极。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会去战队微博下给战队加油打气,可是一年、两年、三年过去了,观众们也慢慢失望了,越来越少的人会提起曾经那句响亮的“ CN DOTA BEST DOTA ”了。

虽然在 LGD 止步第三时,我确实很难过,可我却发现这情绪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强烈,那一瞬间我明白了许多东西:对于职业选手来说,他们应该追逐的就是那个唯一的冠军,而对于观众来说,我们只要享受精彩的比赛就足够了。

“坦白说,我们为之奋斗的东西,其实是很私人的理想,没有谁是为了取悦任何人才会这么做的。在取悦着你们的,只是联盟而已,我想你不要太会错意。你们的支持、鼓励,我们当然很感激,也会很感动,但是还是要很无情地说一句:为了你们在打比赛,这话有点假,至少对于我来说,完全不是。”

观众们高呼着“ CN DOTA,BEST DOTA ”是因为曾经的中国 DOTA 确实站在世界之巅,有着三冠五亚的成绩。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看过山巅壮阔风景的我们,又怎么能舍得轻易下山?

全世界都知道,中国观众群体对于自家队伍是最严苛的,Burning 曾经发微博感慨过“ 没有成绩,连呼吸都是错的 ”,而对观众们来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studio435.com/,电竞只要不是冠军,就不算有成绩。

诚然,没有观众粉丝的热情,就不可能有人来办比赛,Ti 更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奖金,可是我们也要看到,那些让我们这些中国 DOTAER 们引以为傲的成绩,也是职业选手们带回来的。

如今欧美俱乐部对于职业电竞赛事的发展已经走在了我们之前,像是两次夺冠的 OG 战队甚至还有专门的心理咨询师帮助调整队员心态、有数据分析师帮助战队分析阵容优劣。

OG 战队的心理咨询师 Mia Stellberg 曾经为奥运选手做过心理咨询

相信在这之后,国内战队也会越来越重视电子竞技的正规化与职业化,让中国战队更上一层楼。